登陆

日本新天皇德仁: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宣告即位全文

admin 2019-10-25 31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来源 环球交叉点

2019年10月22日下午一点,北京时间今天中午12点,日本德仁天皇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在皇宫宫殿举行。

德仁天皇登上皇居正殿“松之间”内的“高御座”,正式宣布即位。

日本新天皇德仁: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宣告即位全文

即位宣告词全文:

按照日本国宪法和《皇室典范》规定,我继承了皇位。即位礼正殿之仪在此进行,向国内外宣告即位。上皇陛下三十余年在位期间,心系国民幸福与世界和平,无论何时,与国民同甘共苦,用行动表明心情。在此,我矢志为国民幸福和世界和平祈祷,陪伴国民,依据宪法,作为日本国及日本国民统一的象征,完成此象征性责任及义务。为了国民的睿智和不懈的努力,为了日本国的发展,为了国际社会的友好和平,为了人类的福祉和文明,我衷心期待。

(以上根据现场同声传译整理)

德仁天皇即位宣告书读完之后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献词。

天皇陛下,今天已完成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,向世界宣告即位成功。在此,我表示衷心喜悦。

刚才,天皇陛下提及对上皇陛下的回忆,谈及国民的幸福和对世界和平的企盼,表示要陪伴国民左右,履行日本国宪法,从事象征性活动,为我国进一步的发展,为国际社会的发展,为人类的福祉和繁荣做出贡献。

天皇陛下的这种企盼,令我深受触动。我对天皇陛下的认识也更鲜明。在此,为天皇陛下作为日本国民和国家的统一象征,真心充满希望。为了日本辉煌的未来,为了大家美好的心情,为了弘扬我们的文化,我将和大家一起尽最大努力。我衷心期待“令和”时代的平安,以及天皇陛下的繁盛。

(以上根据现场同声传译整理)

安倍宣读完献词后,带领现场所有人三呼“万岁”。同时鸣响礼炮。

现场约2000人出席仪式,包括170多个国家的元首、王室成员和政府高官等人。

2019年4月30日,日本明仁天皇退位,30年“平成”时代落幕。5月1日0点,日本进入“令和”时代。

今天的“交叉点读”,一起重温这篇《日本新天皇德仁:爱美人更爱江山》。

德仁

两年前,日本明仁天皇意外宣布退位,成为200年来第一位生前退位的天皇,也让一向神秘低调的日本皇室成为关注焦点。

争权夺位,兄弟反目,妯娌暗战,家族内部鲜为人知的血雨腥风逐渐曝光。

德仁虽然从出生起便是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,但在通往皇位的路上,却走得磕磕绊绊。

德仁(左二)与明仁天皇夫妇,右边为文仁一家。

01

出生于1960年2月23日,德仁是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第一个儿子。

婴儿时的德仁

德仁从小多才多艺,喜欢户外运动,擅长写作,会拉中提琴和小提琴。

儿时与弟弟文仁关系亲密,反观两人今日的疏远暗战,令人唏嘘。(这段关系后文会有介绍。)

上为德仁

左为德仁

德仁不仅才学出众,还平易亲人。身为皇太子,他却更像是隔壁家的好爸爸好丈夫。

但在皇室,这很难说是优点。

按照传统,皇室成员一生必须生活在宫廷礼数之中,普通人生活中的幸福温馨都被隔绝在了森严的壁垒之外。明仁天皇都曾经直言不讳,说自己从小没有家庭的温暖。

德仁(右)与父母明仁夫妇

皇室成员的婚姻大事也身不由己,伴侣只能在皇室和特定贵族内部挑选。婚后生了孩子,自己也无权抚养。

女性如果嫁给平民,还会失去皇室成员的身份。比如清子公主在嫁给普通公务员黑田庆树后,成为黑田清子,失去皇室身份。

德仁始终拒绝对自由和天性的压抑。

1986年,作为日本皇室第一名留学生,德仁求学英国牛津大学。他就泰晤士河的水运史,发表了几篇学术作品。

在牛津大学求学时的德仁(中间),与同学欢快畅谈

在临回国之前的几个星期,他享受了最后的自由时光,走遍所有喜欢的地方,还就此写下回忆录。其中有这样一段:

“小镇将一如既往,而我的生活将不同。想到这些,心中就有一种莫名地难过,希望时间能停下脚步。”

德仁作品:《与泰晤士一起—在英国的两年》

还好,回到日本后的德仁并没有失落太久,因为他遇见了此生挚爱。

在一场欢迎西班牙公主的皇室茶会上,德仁和小和田雅子相识。

小和田雅子

雅子出生外交官家庭,从小就是学霸。高中前往美国,18岁进入哈佛大学,毕业后回到东京大学读法学硕士,还精通日英法俄德五门外语。

和德仁相遇时,雅子刚刚通过日本外务省严格的考试选拔,即将成为高级外交官。

与德仁相遇时,正在日本外务省工作的雅子

才貌兼备的雅子,让德仁一见倾心。

然而,嫁入皇室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事业,这对于事业心很强的雅子来说有些难以接受。另外,雅子的父母对日本皇室森严的制度顾虑重重,生怕女儿后像美智子皇后当年一样忍辱负重。

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日本第一位平民太子妃,也就是德仁的母亲、现任皇后美智子。

02

按照皇室规定,太子妃的人选必须在皇族和特定贵族内部,筛选标准非常严苛。

第一个打破传统的是德仁的父亲,也就是现在的明仁天皇。他不顾所有人反对,迎娶平民美智子,引起巨大震荡。

明仁与美智子的相识源于一场网球

美智子出生豪门,她父亲经营的“日清制粉”生产面粉、饲料、酵母,还有在中国鼎鼎大名的日清方便面。

她本人则是英国文学学士,可谓才貌俱佳零缺点,据说三岛由纪夫也是她的追求者。

不过,商贾之家终究不比皇室,美智子依旧是一介平民。

美智子的父母曾以“高攀不上”拒绝皇室。订婚当天,美智子父母的脸上也未见喜色。

父母的忧虑,不是没有道理。

又是穿着庸俗不上台面,又是手套太短不懂规矩,保守派无所不用其极地刁难美智子。

而来自婆婆不加掩饰的排斥更是让美智子窒息,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她两次患上失语症,严重时甚至导致流产。

美智子的婆婆:良子皇后

在子女教育方面,美智子同样和皇室的保守作风斗智斗勇。

以前日本皇室都要为皇子在民间找奶妈,皇室继承人还要和父母分居,由宫内厅抚养。

在美智子的不断斗争下,宫内厅妥协,允许明仁夫妇亲自养育孩子。

或许是美智子的艰辛给雅子带去了心理阴影,她与德仁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。为了逃避德仁的追求,雅子甚至远赴牛津大学进修,攻读国际关系学硕士。

德仁展开爱情攻坚战,两次求婚却都被拒绝。直到第三波攻势,终于融化了雅子心中的坚冰。

1993年6月,两人结婚。

雅子后来透露,德仁求婚时的一句话打动了自己,

“你对成为皇亲可能有恐惧,但我将一辈子保护你”。

03

德仁和雅子大婚之时,雅子凭借高学历和外务省的工作经历,被人们称为“新时代皇室的象征”。甚至有人认为,同为平民太子妃,雅子能够像美智子皇后一样,用现代文化对抗保守皇室。

但雅子让人们失望了。

“她没有护照,没有姓也没有户籍,没有投票权也没有信用卡。

夫家的人说的语言她无法听懂(日本皇室使用古日语)。

她没有工作,很少有机会到公共场所,即便去了也被人监视,只能说预先教好的话。

她无法离婚,而夫家唯一关心的,就是让她生孩子,特别是生男孩儿。”

这是澳大利亚记者本希尔斯在他的作品《菊花王朝的囚徒》中,对雅子平时生活的描述。

不忍看到爱妻被压垮,德仁出面强势护妻。

“如果都大惊小怪,我觉得仙鹤都烦”

这不是德仁唯一一次为雅子发声。他曾不顾皇室压力,连续发表讲话:

“今后我要让雅子更多参与各种现代活动,重新开始她的事业,重拾自信”。

2004年,德仁亲王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指责:

“有人在否定雅子的职业生涯以及人格。”

虽然德仁没有指明,但日本人都知道这句话说的是宫内厅以及皇室的某些成员。

这番言论彻底让德仁遭到孤立。父亲明仁天皇、弟弟文仁亲王都表示不支持。

雅子不堪皇室重负,其实早已有迹可循。

2001年,雅子生下爱子公主。

本来是喜事,但一些媒体揣测,爱子是试管婴儿。而且,根据目前的《皇室典范》,女性不能继承皇位。皇室缺乏男性继承人的问题仍然存在,皇室保守派对雅子非常不满。

德仁夫妇和爱子公主

学霸外交官沦为生育机器。终于,雅子崩溃了。

2003年12月,日本官方公开承认雅子存在“适应障碍”,患上自闭症无法履行皇室义务。

从此之后,雅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,接受心理治疗。

2011年10月,美智子皇后生日,雅子没有出席午宴。晚宴前的各种仪式,雅子也未到场,只是最后的宴席开始后,德仁和雅子才姗姗来迟。但在结束前的20分钟,雅子又匆忙离开。

11月,明仁天皇因支气管炎住院,雅子从未前去探望。

德仁和妻子不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,而与之形成对比的,是二皇子文仁一家的风头日盛。

04

文仁的妻子纪子同样来自平民家庭。婚后,夫妇两人在公务方面表现活跃。

2006年,为了给皇室延续香火,40岁高龄的纪子冒险生产,产下一名男孩,悠仁。

2011年311海啸地震后,天皇夫妇前往灾区探望灾民,年仅五岁的悠仁也参加了默哀,小小年纪为皇室赢得民望。

2012年开始,明仁天皇把大量皇室公务转交给了文仁代理。悠仁更是经常和祖父在皇宫花园“探险”,祖孙关系融洽亲密。

当时甚至有人呼吁,德仁应当效仿“不爱江山爱美人”的爱德华八世,把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让给文仁。

文仁一家

2011年,文仁曾经向媒体讲述了自己和兄长一家的疏远,这几乎坐实了兄弟不和的传闻。

由于德仁和雅子只育有一女,而以雅子的年纪不可能再添男丁。因此,德仁之后,皇位就要交给文仁,文仁之后是悠仁。

实际上,曾经只差一点,爱子就能成为女天皇。

05

2001年,在爱子出生之前,当时的执政党自民党宣布要讨论修改日本现行皇室基本法《皇室典范》,以便让皇室女性成员有机会继承皇位。

那是日本第一次提出要让女性登上皇位,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表示支持,民间也是呼声高涨,德仁更是暗示支持女儿继位。

小泉纯一郎

然而,2006年,悠仁的出生彻底终结了这一讨论。

有人说,如果不是德仁夫妇对女儿那么溺爱,招人反感,也许爱子就能赶在悠仁出生前确定皇位继承地位了。

可惜,没有如果。

德仁夫妇对爱子宠爱有加,媒体上满是这样的报道:

“爱子上小学二年级时,遭到同学欺负,开始惧怕上学,频频缺课。雅子便陪同爱子一同上学,学校还为此专门为雅子准备了一个房间。”

“2011年,爱子的学校组织去东京郊外学习,需要住两个晚上。雅子放心不下,全程陪同。浩浩荡荡的皇室车队跟在校车后面——七辆汽车,两辆摩托车开道。”

如此兴师动众,雅子在皇室和民间都引来不满,连明仁天皇都批评她过于溺爱孩子,希望爱子能够成为一个懂事的孩子。

2013年,爱子和爸爸一起参加学校音乐会。爱子是大提琴手,德仁是小提琴手。

在父母营造的温室中成长的爱子,虽然娇纵任性,但成绩优异。

这让一个人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06

在生下儿子悠仁后,纪子摇身一变,成了“虎妈”。日本媒体多次报道称,纪子对悠仁有“独特教育计划”,想让他上东京大学。

“纪子王妃禁止孩子打电子游戏,电视节目只让看新闻和纪录片,家教好像很严格。不过这有时也让悠仁亲王感到很受拘束”。

图中日文:“给我进东大!”

纪子的压力,来自于雅子。

此前,有杂志报道过“雅子希望让爱子公主上自己的母校东京大学”。

事实上,这场看不见硝烟的妯娌暗战,很早就开始了。

纪子1990年嫁入皇室,比雅子早三年。当时,她没有任何工作经历,被外界认为是旧式的王妃。三年后雅子大婚,人们热情拥戴,并对她的学识大加赞赏。

不过,在为皇室延续香火的“造人”比拼中,纪子扳回一城。

雅子只有一个孩子,就是2001年出身的爱子公主。纪子在1991年和1994年分别生下真子公主和佳子公主后,又在2006年生下悠仁,皇位继承问题终于尘埃落定。

07

宫内的明争暗战本已胶着,还有一个人要加入。

自从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,日本政府也开始掺和进“宫斗”。分析认为,明仁天皇此前决定退位,正是受日本新天皇德仁: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宣告即位全文安倍所“逼”,矛盾根源则是修宪。

2012年,安倍再度执政,修改战后“和平宪法”被正式摆上台面。

2013年4月28日,天皇及安倍等人同场参加公开活动。在天皇夫妇退场时,包括安倍在内的高级官员突然高呼“天皇陛下万岁、万岁、万岁”。

现场,天皇先是略显惊讶,其后,面无表情地离场,未与任何欢呼者互动。

“三呼万岁”是二战前军国主义的礼仪环节。对于安倍精心设计的这一“陷阱”,天皇非常反感。

同年12月的“生日谈话”中,天皇提到:

“战后,日本将和平与民主作为应当守护与珍惜之物,制定了日本国宪法,实施了各项改革,建起了今天的日本。”

之后,天皇几乎每年都会谈到宪法问题和历史问题。但安倍始终没有悔意,执意修宪。

天皇最终选择生前退位,来表达对修宪的反对。此举开创近现代天皇退休先例,使天皇这一身份“职务化”,防止右翼未来将天皇再度“神化”。

在修宪问题上,即将继位的德仁和父亲持有一样的观点:

“当今日本是二战后以日本国宪法为基础而建成并享受着和平与繁荣,今后也将本着遵守宪法的立场去行动。”

从“平成”到“令和”,日本迎来新时代,德仁也终于走到台前。

比起西方王室不时传出的纨绔与不羁,德仁的“叛逆”无非也就是太爱老婆、太宠女儿。

只是,未来宫内暗流若变为惊涛骇浪,这位“好好先生”能否化险为夷?安倍“拉拢腐蚀”之心若卷土重来,他能否应对得当?沉闷的日本政坛和社会,又是否能在属于他的年代里,迎来新气象?

大剧未终,请继续观赏。

@交叉点看:国际资讯短视频

@交叉点评:专家学者锐点评

@交叉点读:国际特稿讲故事

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“地球日报”自媒体联盟成员,授权稿件,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。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